幸运飞艇qq群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毕业论文 > 政治 > 政治哲学 > >

政治家需要道德吗?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政治家需要道德吗?

政治家需要道德吗?

按:马基雅维利经常被认为是一名“邪恶巫师”:

在《亨利六世》中,莎士比亚让他笔下的葛罗斯特说出:“连杀人不眨眼的马基雅维利也要向我学习”。

列奥·施特劳斯指责马基雅维利教导统治者抛弃正义、仁慈与爱,而偏好残忍、暴力、恐惧和欺诈。

墨索里尼把《君主论》描述为“政治家的最高指南”,希特勒也在他床头放了一本。

有暴力倾向的说唱艺人图派克·夏库尔(Tupac Shakur)用“Makaveli”作为自己艺名。

百老汇甚至有一首对马基雅维利式反对传统德性看法的抒情歌曲,叫作“七种致命的美德”(The Seven Deadly Virtues)。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The Seven Deadly VirtuesRoddy McDowall - Camelot Broadway Originals

(非常有趣的歌,下方有歌词)

上下滚动查看歌词

The seven deadly virtues, those ghastly little traps

七种致命的美德,这些可怕的小圈套

Oh no, my liege, they were not meant for me

噢不,我的臣民,它们并非为我准备的

Those seven deadly virtues were made for other chaps

七种致命的美德是为其他家伙置办的

Who love a life of failure and ennui

他们爱失败且无聊的人生

Take courage now there's a sport

现在鼓起勇气吧,这儿有一场竞赛

An invitation to the state of Rigor Mort

有一份Rigor Mort之国的邀请

And purity a noble yen

纯洁是一种高贵的渴望

And very restful every now and then

每时每刻都那么宁静

I find humility means to be hurt

我发现谦卑意味着受伤

It's not the earth the meek inherit, it's the dirt

谦恭的遗产并非大地而是尘土

Honesty is fatal, it should be taboo

诚实是致命的,它应该被禁止

Diligence a fate I would hate

勤勉是我仇恨之宿命

If charity means giving, I give it to you

如果慷慨意味着给予,我把它让给你

And fidelity is only for your mate, ha

忠诚只是为你的伴侣准备的,哈哈

You'll never find a virtue unstatusing my quo

你找不到任何一种美德,能超越我所言

Or making my beelze bubble burst

或戳破我的beelze bubble

Let others take the high road, I will take the low

让其他人走大道,我去走小路

I cannot wait to rush in where angels fear to go

我迫不及待地奔向天使惧怕之地

With all those seven deadly virtues

带着所有这些致命的美德

Free and happy little me has not been cursed

渺小的我还未被诅咒,自由又欢乐

与以上观点截然相反,《朝服:马基雅维利与他所创造的世界》的作者菲利普·博比特通过对《君主论》的文本细读向我们论证:“事实上,马基雅维利是一位强烈的道德主义者。”以下节选片段。

—————

政治家需要道德吗?

文/[美] 菲利普·博比特

译/杨立峰

选自《朝服:马基雅维利与他所创造的世界》

本文为节选,标题为编者所加

在《论义务》中,西塞罗写道,统治者必须避免不公正的行为,“或则用暴力,或则用欺骗,两者都是残忍的:欺骗好像是狡猾的狐狸惯用的伎俩,暴力好像是狮子惯用的手段;两者都是完全违背人性的,但欺骗则更卑鄙”。

政治家需要道德吗?

西塞罗的《论义务》

与此相反,在《君主论》最有名的一段话中,马基雅维利写道:

任何人都认为,君主守信,立身行事,不使用诡计,而是一本正直,这是多么值得赞美呵!然而我们这个时代的经验表明:那些曾经建立丰功伟绩的君主们却不重视守信,而是懂得怎样运用诡计,使人们晕头转向,并且终于把那些一本信义的人们征服了。因此,你必须懂得,世界上有两种斗争方法:一种方法是运用法律,另一种方法是运用武力。第一种方法是属于人类特有的,而第二种方法则是属于野兽的。但是,因为前者常常有所不足,所以必须诉诸后者。……君主既然必需懂得善于运用野兽的方法,他就应当同时效法狐狸与狮子。由于狮子不能够防止自己落入陷阱,而狐狸则不能够抵御豺狼。因此,君主必须是一头狐狸以便认识陷阱,同时又必须是一头狮子,以便使豺狼惊骇。然而那些单纯依靠狮子的人们却不理解这点。所以,当遵守信义反而对自己不利的时候,或者原来使自己做出诺言的理由现在不复存在的时候,一位英明的统治者绝不能够,也不应当遵守信义。

虽然这段著名的评论与《论义务》中同样著名的那段截然相反,但它或许暗示《君主论》是一部自觉构思为鉴书的著作,差别在于它所建议的行为与通常所建议的完全相反。然而,在第15章中,马基雅维利告诉我们——有关那些教导君主们恰当行事的作品——“我想把关于想象上的君主的事情撇在一边,而只是讨论君主实际的行为方式及其真实结果”。这句话很容易招致误解:不是表明他在写一部与其他鉴书中的建议完全相反的书——如经常假定的那样,而是马基雅维利在宣布他拒绝这种描述乌托邦模型的哲学样式,即不顾现实情况而一味追求理想的目标。相反,他计划从现实出发去讨论那些他在政府任职和外交活动中所观察到的事件。他从这些经验中得出了一些原则,用来避免脱离现实及相伴而来的重大危险。他开列出一些或是带来称赞或是招致指责的品质:慷慨/贪婪、怜悯/残忍、傲慢/和蔼、诚实/狡猾等,只是为了说明,这些品质是值得赞美的还是会招致指责,取决于这种行为所带来的现实结果。因此,他总结道,君主不应该追求那些据说始终最值得赞美的品质,因为在某些情况下,这种行为会危及国家的安全。君主的首要责任是避免亡国之耻而不是他的行为方式带来的耻辱;他必须采取那些能够兴国安邦的品质——即使它们被认为是不道德的——而抛弃那些会危害国家的德性。

政治家需要道德吗?

《君主论》的封面


分享到: 更多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